首页 >小吃

日媒专访台湾实业家辜宽敏称安倍应承认侵略辽宁开原龙卷风

2019-07-05 03:13:37 | 来源: 小吃

日媒专访台湾实业家辜宽敏 称安倍应承认侵略历史

辜宽敏

【环球综合报道】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台湾曾沦为日本的殖民地长达50年之久。在“二战”末期,也有台湾人参加了旧日本军,实业家辜宽敏就是其中一人。如今,他与日本自民党等党派的日本政客仍有联系。辜宽敏是日本统治时期台湾的“五大家族”之一的名门出身。“二战”后,他离开了台湾地区,到日本居住了近30年。他根据自己的从军体验,认为靖国神社应该将甲级战犯分祭,并指出安倍应该承认日本侵略罪行。日本《朝日》6月4道了对辜宽敏的专访,整个采访过程均使用日语。

:战时您好像参加了旧日本军队是吗?

辜:我参军是在战争结束前不到一年的时候。当时,人们认为美军会在进攻菲律宾之后进攻台湾,最后是冲绳或日本本土。还有传言说美军军队的人数会增加。因此,军队开始向旧制度下的台北高中、台北高等商业学校征收学生兵。我当时正在台北高中高等科2年级。

那时的装备非常简陋。使用的武器是在学校的军事训练是使用的三八式步枪。即使如此,武器数量仍然远远不足。我虽然是第一分队队长,但因为枪支不够,所以只配了刺刀。

如果美军会登陆并且进攻台北的话,很可能会从台北北侧的海边沿河登陆或者翻山登陆。被安排在山上的我们,在预测的山中的道路附近做“猫耳洞”,挖横洞。也不过就是做做这样的事情。

:“猫耳洞”是指?

辜:一个人在地上挖3个坑。就是挖像捕章鱼的时候用的“捕章鱼罐”(“猫耳洞”指战场上挖的单人战壕)可以让人躲在里面。当被美军攻击时,一个战壕不能用了就转移到别的战壕。横洞则是为了躲避美军登陆之前进行的舰炮射击。

当时为我们准备的食物是3天到5天的量。如果美军登陆的话,是不可能到台北去领取食物的。不过就从食物的方面来说也是无法维持的。当时连兵营都没有。我们还砍了木头,立柱子,搭房顶。真是什么资源都没有。不过,当时就凭着年轻人的一股气,不管怎么说都是为了日本。不过后来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可笑。

即便如此,我们也是有思想的年轻人。大家其实都怀着对这场战争是否真的能够胜利的疑问。只不过没说出来,也没表现在行动上。

:当时台北高中有多少台湾的学生呢?

辜:大概有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吧。本来因为(当时在日本统治下的)台湾人没有投票权,所以相应的也不用服兵役。不过,到了战争末期就不是这样了。台湾人也没有因为觉得不合理而感到不满。日本人和台湾人没有区别,心中都充满了“爱国心”。虽然当时对台湾人还有些差别对待,但我觉得日本的统治再持续10年甚至15年,台湾年轻人的感觉就已经完完全全成为日本人了。

:三八式步枪是在明治38年左右旧日本军使用的小型枪支吧。刺刀呢?

辜:是装在步枪前端的短刀。

:当时你们在军队中有什么样的任务呢?

辜:现在想起来,那样的装备和训练,而且还是学生兵,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学生还是勉勉强强被用在了当地的防卫上。

:事实上,美军并没能在台湾登陆是吧?

辜:美军登陆了冲绳。说实话,当时在台湾的我们感到松了一大口气。因为之前人们认为美军一定会登陆台湾的。没想到美军居然跳过了台湾直接在冲绳登陆。如果当时美军攻打了台湾,我现在可能就不在这里了吧。

因为是战后70年,我也看了很多战争当时的纪录电影。其中也有冲绳战的电影。电影中美军在登陆之后,朝横洞里发射火焰放射器。不仅是外面的人,连洞内的人也牺牲了。看电影的时候我就感触颇深,如果美军也在台湾登陆的话,那我们也和电影里的士兵们一样了吧。我受到了很到的冲击。[1][2]下一页:是觉得如果在洞穴中,自己很可能也被烧死了吧?

辜:其实在冲绳一战之前,日本战败就已经板上钉钉了。那是日本国内已经遭受了无差别空袭,而且已经回天乏术。但当时的军队仍然高喊着“本土决战”,将国民逼上了战场。

我觉得不管是为了军队还是日本,白白牺牲国民的性命就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。既然已经清楚战局无法改变,却仍然强迫人民牺牲的军队和政治的存在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。也因此,我认为靖国神社中的甲级战犯应该被分祭。

指导战争的甲级战犯在靖国神社里被祭祀的现状,是日本自身必须解决的问题。日本应该承认这些人对战争负有的,并且把他们分出靖国神社。不过分祭之后,必须和中国和韩国进行商谈,让两国不要再因为日本向为国家牺牲的人表示敬意而抗议。

:您认为战争的指挥者有强迫国民导致他们牺牲的对吗?

辜:是的。这一不论是日本国民还是日本国都应该好好考虑。德国首相默克尔访问日本时曾表示,“德国之所以能在欧洲推进和解是因为我们认真的面对过去”。我认为,她是想向日本社会展示面对过去正确的做法——积极的承认之前挑起战争的错误,在此基础上为和平和国际合作贡献力量。

爱国心是日本人一个很好的特征。这不管是在“二战”前还是在“二战”后都是一样的。不过,不把甲级战犯从靖国神社中分出来是不行的。

:对安倍晋三的安全保障政策,您一直是表示支持的吧?

辜:积极的和平主义当然是好的。这对台湾地区也造成很大影响。从地区的安全保障来考虑,台湾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。一旦发生什么变化,整个东北亚的局势都会受到巨大影响。

一方面,安倍说过“侵略的定义还没有确定”,这样的话不说也罢。这对日本没有任何好处。他该做的是承认侵略的罪行并且考虑该怎么办。曾有人向自民党中的重要人士提问,“为什么要挑起中日战争?”结果却回答不出来。当然,不可能是当时的中国在日本的威胁下发动战争的。

:为什么您想就历史问题发表意见呢?

辜:我的父亲辜显荣()对日本在台湾的统治非常配合,也成为了贵族院的议员。当时他看到了侵华战争在即,考虑到战争会让中国人付出重大的牺牲,因此不断在东京和南京之间活动,希望能阻止战争的爆发。结果不幸因过分劳累而在东京去世。在那样的时刻他能够这样在两国之间周旋并不是坏事。

日本在战后尽到了作为和平国家的。希望日本一定考虑台湾地区将来的安定,和中国大陆与韩国好好解决遗留的历史问题。

我如今88岁了。许多在战场上呆过两三年的人都已经超过90了。有着从军的体验,能够切身谈谈感想的人越来越少了。不仅是日本,台湾地区也越来越少了。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说出自己的感受。

辜宽敏,生于1926年。除了从事水产业之外,还是“新台湾国策智囊团”的核心人物。2008年,辜宽敏在民进党的主席选举中失利。

采访后续

辜宽敏的母亲是出生在东京平民区的日本人。尽管如此,应该还是有人认为“靖国”这一关系着日本人内心的问题,由一个外国人来评论是否合适。可能也有人认为,辜宽敏就安全保障的想法与日本保守派的主张相近,对《朝日》的论调是否太过理想化抱有疑问。不过,《朝日》同时表示,辜宽敏要求分祭甲级战犯的意见还是多少让人感到意外,他的发言让人从中感受到,他希望日本能够和平发展。(实习编译:邓琪审稿:王欢)

原标题:日媒专访台湾实业家辜宽敏称安倍应承认侵略历史

稿源:环球

作者:

前一页[1][2]


引进4国脚花费4000万恒大高层我们不逊
世界光伏业进入规模化发展应用阶段
凯特王妃婚纱礼服获得设计年度大奖提名图婚
五大新兴市场货币遭到大量抛售货币政策或调

猜你喜欢